民報

蔡信德4 小時前
 

慈悲竟然也可以殺人,或禁錮是非善惡的思辨於無形?這是多麼令人匪夷所思。這樣的慈悲,無以名之,姑且稱之為致命的慈悲吧!儘管是間接的攫奪人命,或是取巧地壓縮輿情的伸張空間,使社會大眾沉默不語,卻理直氣壯的宣稱是為了減少社會的對立不安,難道這也能算是一種慈悲麼?

 

一週來,部落客又連續揭發慈濟投資美國邪惡基金,這是何等勁爆的公共議題。因為慈濟是一個信眾龐大的宗教團體,又是無遠弗屆的慈善機構。它的資金來自各方捐獻的善款。而善款竟然用於不當的投資,又豈是輕描淡寫的一句為了讓善款「保值」,「增值」就能交代得過的。

 

慈濟美國總部投資的「邪惡基金」,包括污染環境的數家石油公司、基改爭議不斷的孟山都(Monsanto Company),也是越戰期間製造化學武器「橙劑」,導致無數越南人民身體殘缺的廠商。除外,還有全球最大菸酒商奧馳亞、軍火商波音公司等。看來這些短進短出的投資標的,都和慈悲的本意背道而馳,而且十分嘲諷的是,投資的全都是致命的產品,怎不令人扼腕。

 

慈濟從早期竹筒歲月一步一腳印的恪守安貧樂道,以迄成為台灣佛教最大的宗派,坐擁學校、醫院、媒體,以及各類的民生企業,又在股市進出,儼然是一個深具世俗榮耀的另類王國。儘管他們無遠弗屆的跨國賑災濟貧,博得國際的好名聲。只是回顧來時路,不知慈濟的感受到底是喜還是憂?是甘甜還是酸楚?

 

當一個宗教,既要挑起匡世,又要擔負濟時的沉重雙軛時,怎能不令人油然孳生景仰與感佩的崇敬。但如果把持不住世俗的誘惑,以致捲入成天在錢堆裡打滾,渾身沾滿銅臭味,那還像個四大皆空的出家人?今天外界之所以質疑於慈濟者,是切盼任何宗教都不是一個權力機構,而是提供世間服務,不在於販賣信仰和教條,或高不可攀,凌駕社會之上的渡拔場域。

 

由於慈濟風暴造成慈濟形象的崩毀。慈濟認為是始作俑者的媒體,遂成了慈濟揮之不去的夢魘。於是慈濟透過管道向媒體層峰施壓,期盼將傷害減至最低程度,最好是就此打住,別再報導。當然這是個立竿見影的殺手鐧,果然開始出現媒體禁聲的寒蟬效應。甚至也有政論節目主持人憤而雙雙走人,僅剩少數節目賈其餘勇放言高論。

宗教是要肩負起為人犧牲,為人受苦,使人脫離束縛,更對社會的不公不義,做「先知式的指控(Prophetic Denunciation)」。(中央社資料照)© 由 民報 提供 宗教是要肩負起為人犧牲,為人受苦,使人脫離束縛,更對社會的不公不義,做「先知式…

 

為了維護慈濟過去的良好形象,從新張貼超拔的社會觀感,因此有了直接壓縮,乃至箝制輿論的偏頗作法。以為這是上上之策,其實乃是最使不得的下下之策。

無論是窒息輿情,或是扼殺言論,都是一個健康社會所不當為的可恥行徑。扼殺輿情,又何異於殺人?前者受創的是心靈,後者致命的是肉身。總結都是可怕的無知,也即佛陀所謂我執無名的妄念下做出的蠢事。

 

甚麼是慈悲?也許當代神學巨擘喬瑟夫‧坎伯(Joseph Campbell)一語中的。他認為佛教徒有菩薩的概念。菩薩是了悟無生法相,而仍自願進入破碎時間的領域中,主動而喜悅的參與世界的苦難。這不僅表示去經驗自己的痛苦,而且慈悲的參與他人的痛苦。也就是說,慈悲是心從獸性般的自我中心,轉化成人性的覺醒。

那麼了悟慈悲的真諦,還會在乎花花世界諸種世俗價值的追尋?

 

簡單的說,宗教是要肩負起為人犧牲,為人受苦,使人脫離束縛,更對社會的不公不義,做「先知式的指控(Prophetic Denunciation)」。這才是佛陀所言,大覺悟後人應該回到市街去,學習培養對眾生的慈悲。希望釋昭慧法師和慈濟人也都能有此深切的領悟。

 

 

創作者介紹

棕 泉 春 光

zunc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