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Ambrosius

我們驚訝的看著他,怎麼可能!

今天是男人的聚會,大家好不容易湊出時間吃頓晚飯,沒想到居然聽到如此驚人的消息。

「你需不需要去看一下心理醫生,還是性治療師?」大友已經停機二十天了。

在我們的印象中,他是一揮棒就急著奔向三壘再轉進本壘得分的慾望熟男,跟現任女友也早就發生過親密關係,

記得之前還聽到他在吹噓自己的性能力多強、多猛。只是我們誰也沒料到,他可以禁慾那麼久。

 

「你是跟誰打賭嗎?」我想到《停機四十天》那部電影。

「沒有,只是我找到更多有趣的東西。」

他和現任女友是在某個時尚party認識的,剛開始的關係是一夜情,彼此都相當滿意對方的表現,所以成了性愛的伴侶,

每次約會都是為了同一個目的。

某次歡愉過後,女方說起自己生活的一些細節(他們以往總是避談生活上的瑣事),當時他注意到她說話時有個經常使用的手勢。

下一次約會,他發現她洗澡後一定會搽一種玫瑰香的乳液。

漸漸地,大友越來越注意她生活上的一些細節。於是出現了首次沒有性愛的夜晚。

 

「我和她把許多時間花費在談話上,想要分享自己的想法、想了解她的生活。以往做愛的時間都拿來談情說愛了!」他笑著。

我想,他其實不是刻意禁慾,性仍然是調劑,只是他們的愛,成長了。

創作者介紹

棕 光

zunc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