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夏霏

剛和記者談到網路騷擾,我想,我對這主題迴避了這麼久,也該來特別談一下了。

對於網路騷擾,我有很深的感受。

從我十二歲發表作品以來,不論是報紙、雜誌,收到的迴響幾乎都以鼓勵為主,常會有一些讀者寄信到報社去,

請報社轉交他們的感動迴響給我,讓我感到「揪感心耶」。

 

2000年,我開始我的部落格發表。不到一年的時間,因為作品數量多,和讀者互動頻繁下,竟然也吸引了網路上以罵人為樂的人!

他們為了罵人,還組成一個家族,只要一個人鎖定對象,其他人的網誌也會針對該對象進行謾罵羞辱。

先是我的朋友受到他們的攻擊,我和朋友還在想,到底最近是不是得罪了誰,沒多久,他們就將矛頭指向我,

盜圖亂改、捏造不實謠言、盜用我的名義到別人網誌騷擾、把我正常的照片貼到A站……

幾乎無所不用其極。期間還有怪怪讀者跑到學校來和我一起上課,上了一天我才知道,毛骨悚然至極!

 

我就這樣被那群人網路騷擾6年,之前一直想不透我到底作錯什麼,憂鬱、失眠,就連看到有新留言的通知都會發毛,心中難受極了!

一直到上了傳播研究所,知道他們這樣是犯法的,而剛好這時又有人跑到PTT留不實留言攻擊我,並且還設了一個網誌專門蒐集我的文章,

以及我和朋友的照片一百多張,忍無可忍之下,我憤而蒐集證據報警!

不到半個月的時間,警方就抓到犯人,令人驚訝的,首腦竟然還是個正在念碩士班的女生!

而且她和我完全不認識,騷擾的原因只是:「太無聊找事情作……」

後來這個女生向警方和我表達悔意,也承諾要登報道歉,最後以四十天徒刑,得易科罰金作結。

 

雖然六年的騷擾只換得她四十天的懲罰,有點不是很公平,但終究終結了我多年來的惡夢。

從此以後,我謹守盡量和不認識的讀友保持距離,若被人問起生活問題,也會以私人隱私來杜絕後患。

雖然這與我大剌剌的個性不符合,但為了保護自己,也只好這麼做了。

創作者介紹

棕 泉 春 光

zunc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