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淡如

午夜,清靜已躺在床上,正要閤眼,手機鈴聲響起。

「清靜,妳睡了嗎?」是清靜的前前男友。

說是前前男友,已經是7、8年前的事了。分手時雖然有些不開心,但算是理性選擇,沒什麼冤仇。

「還沒,有什麼事?這麼晚還想起我?」她半開玩笑的說。

「唉,」電話那頭開始抱怨。他抱怨的是前女友,說這個女朋友與他分手時,跟共同的朋友們說他壞話,

說他小氣,難搞,小心眼,自私,生活習慣不佳,壞脾氣。

「都分手了,她幹嘛那樣說我?」這一抱怨,就是半小時。

 

小氣自私愛秋後算帳

清靜不予置評,其實她很想告訴他,先生你真的很自私,現在不早了,明天我還要上班呢。

聽著聽著,腦海裡浮出聲音:「她這樣說你,一點也沒錯。」

她很了解他。跟他在一起好些年,她吃了不少苦頭。最大的災難源頭,就是他的小心眼。

這個條件優秀的男人看起來相當有幽默感,所以朋友會拿一些話來開他玩笑。他表面不在意,卻都記在心裡,形成疙瘩。

 

清靜是個活潑的女孩,愛和朋友開玩笑,若他在的話就慘了,他常會記下一兩句他覺得不妥的話,和她「秋後算帳」。

連說他說的笑話「冷」,他也會不高興,覺得自己當面受到了批評。

後來她很怕和他一起出現在朋友面前,表面上看似恩愛,但她一不小心說了什麼話,觸動他的地雷開關,

她都會有一種「不久之後我一定大禍臨頭」的恐懼感。

她和他的感情,是在理性選擇下結束的,她知道,跟他在一起,永遠必須和他的小心眼打仗,小心眼長在他的性格裡,

永遠難搞,她不會有搞贏的一天。

創作者介紹

棕 泉 春 光

zunc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