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一位阿伯聽說麥當勞的東西很有名,便起了個大早,到麥當勞去吃早餐。

負責點餐的工讀生小妹問:「請問這位先生需要什麼?」

阿伯道:「給我一個滿福堡!」

小妹又問:「先生。你要加蛋嗎?」

阿伯道:「好呀!」

小妹說:「加蛋要多十塊喔!」

阿伯很驚訝地道:「『這等』要多十塊喔?那安內,我到外口等好了——」(台語)

 

阿伯吃過早餐,騎著他的機車,到銀行辦事。到了銀行,阿伯安全帽、口罩也不脫,便急著走進去。

銀行的警衛看到阿伯的裝扮,走上前攔住他,問:「阿伯,你要辦什麼事?」

阿伯說台語:「哇昧來領提款卡啦!」

警衛很客氣,也試著說台語:「領提款卡在那邊櫃檯,不過,你安全帽要脫下來!」

阿伯乖乖地脫下安全帽,警衛又說:「還要脫口罩……」

阿伯下了一跳:「啥?擱要『脫褲走』(台語),啊著要走幾圈?」

好不容易領到提款卡,銀行櫃檯說要到外面提款機變更密碼;阿伯拿著提款卡,走到外面,把卡塞進提款機。

只聽到提款機語音指示:「請輸入密碼!」

阿伯回頭四處張望,看了看沒人靠近,用手掩著嘴,小聲地對提款機說:「5678、5678啦!」

在銀行行員的幫忙下,阿伯終於辦好他的事,在回家的路上,恰好遇到警察臨檢,阿伯被警察攔下來,

停車後警察說:「你,行照……」阿伯聽了,連忙拔腿就跑。

警察追了阿伯幾條街,終於逮到他,問:「啊你是在跑啥?」

阿伯一臉無辜,說:「你不是叫我『先跑』!」(台語)

 

回了家後,阿伯很不高興,一天當中,竟然鬧了那麼多笑話,於是他決定找老朋友喝酒去。

人在心情不好的狀況下,特別容易喝醉,阿伯才喝沒多少,竟然醉了,倒在路邊。路人幫他叫了救護車,送到醫院。

醫生從爛醉如泥的阿伯口袋中,找到他的身分證;姓名欄模糊不清,只看到一個「林」字,名字卻看不清楚。

為了登記住院資料,醫生只好拼命搖著阿伯,問:「阿北、阿北,你喜林瞎毀? 」(台語)

阿伯迷迷糊湖地回答:「喝啥貨?啊哆喝高梁ㄟ啦 !」

折騰了好一陣子,阿伯終於要回家了,領藥時,護士給了一包藥,說:「藥效四小時——」

護士怕阿伯聽不懂,又用台語再強調一次:「阿伯,聽有無?吃飽三粒喔——」阿伯點頭,拿了藥趕緊回家,就坐在門口……

過了兩、三個小時後,他的媳婦察覺不對勁,跑到門口一看,只見公公坐在那,「哈、哈、哈、哈」一直笑……

媳婦急忙問公公在做什麼?阿伯生氣回答:「別吵,護士說,『要笑』四小時,我才笑三點鐘而已——」

經過媳婦的解釋,阿伯才停止大笑,又想到護士特別交代:「阿伯返去要『多喝水』!」

於是阿伯乖乖地立刻往床上躺平,媳婦又問:「阿爸,你不吃藥啊,一直躺在床上,是在躺什麼意思的 ?」

阿伯回答說:「就那個醫院的護士叫我返來要『躺好勢』啊 !」

媳婦又再三地解釋,阿伯才知道要多喝水。然後他自己去吃藥,吃完藥後,才過三十分鐘,阿伯又被救護車送回醫院。

這次,阿伯的一條老命差點報銷;在急診室緊急洗胃之後,總算回天有術,阿伯忿忿不平地抗議:

「啥咪咧我吃錯藥,是那個護士給哇講的啊,伊講:『藥啊,要吃百(吃飽)三粒』呀!」

 

回家後,阿伯想起所有的事件,都是為了領提款卡而起,便發誓終身不再使用提款卡。

剛好媳婦在信用卡中心辦信用卡,就跟阿伯說,要幫他辦一張信用卡,將來要出國也比較方便。

阿伯只好聽她的話,辦了張信用卡。

有了信用卡之後,阿伯跟觀光團去大陸,他們來到了萬里長城時。

阿伯很逍遙的邊走邊嚼他的檳榔,並隨地吐檳榔汁。

一位女公安走過來跟他說:「你幹什麼!怎麼可以在名勝古蹟上亂吐檳榔汁,那麼沒有公德心!」

阿伯看那女公官的臉色不是很好,也知道自己犯錯,連忙說:「歹勢啦,哇凹拜不敢啊啦!」然後趕快把檳榔收到口袋裡。   

女公安聽不懂他的台灣國語,馬上攔住他,指著阿伯的口袋,說:「你有沒有聽到我在跟你講話,檳榔交出來!」

阿伯聽了很驚訝,睜大了眼睛就說:「咁著愛安內?〈須要這樣嗎?〉偶煮是吐檳榔汁而已啊!」

女公安聽了更火大,就去搶阿伯的褲子口袋,歇斯底里地大叫:「現在把檳榔交出來!檳榔交出來!」

導遊看了不對,就勸阿伯說:「阿伯,你就聽她的啦 !」

阿伯沒辦法,就一副無奈的臉,順著女公安的意思,把褲子的拉鍊拉開「檳(翻)……榔交(老二)……」出來——

 

創作者介紹

棕 泉 春 光

zunc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