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曾維瑜

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是一種哲學,眼睛容不下一粒砂,是另外一種哲學,兩種哲學,領我們走向不同的人生,

帶給我們不同的幸福,以及痛苦。

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看的是終點,看的是結局,即使路途上有些許不順遂,只要雙方有共識願意繼續走下去,

那麼假裝不知道,當作從來沒看見,講得再直接一些,忍一忍也就過去了。

 

眼睛容不下一粒砂,那麼就是當下的議題了,眼前此刻,就是過不了這一關,不能漂白,沒辦法重來,

記憶在此停擺,無從抹滅,不斷重播,容不了,忍不了,再愛,都不要。

你的人生,是哪一種?或者你要說,那得看對象是誰,看我有多愛?或許吧。

可是年紀越大,我越覺得,無論什麼事,只要能放下,大抵都是好的。對自己好,對他人也好。

放下,可以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式的放下;放下,也可以是眼睛容不下一粒砂式的放下,只要能做得出決定,

此後不再受這件事折磨,那麼無論這件事是什麼事,總是會過去的。

 

最糟的是流連於兩端的人吧!就像是已經過世了卻遲遲不能投胎的靈魂,自己吃盡苦頭,也讓周遭的人跟著受苦,

日夜反覆,舉棋不定,愛情裡充滿著羈絆,自己和對方,都跌得灰頭土臉。

沒有非愛不可的人,但決定繼續愛的時候,千萬記得,該忘記的,就該當它從來沒有發生過。

創作者介紹

棕 泉 春 光

zunc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