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創夏NOWnews2015年 12月 18日  08:00

你說我是豬八戒,我就講你是蜘蛛精‧‧‧

大選倒數不到一個月,泛藍的「正毅連線﹝蔡正元和邱毅﹞」緊咬蔡英文的所謂「炒地」,似乎打算為陷入王如玄「軍宅」風暴扳回一城。

有用嗎?沒有用!

局勢至此,大選結果恐怕依然不會改變。

但是,蔡英文卻已經不知不覺地陷入了「政治形象」的風暴當中,政壇老手王金平假借國會改革為名目,暗批蔡英文「傲慢」,正是看到了將來綑綁蔡英文,讓蔡英文執政風雨不斷之「綑龍索」。

恰好,蔡英文的反應正呼應了這種「傲慢」的指涉,面對所謂的炒地指控,蔡英文先是宣稱要「加倍奉還」,又是「第一題不要問!」這樣的態度都讓許多人想起四年前蔡英文面對許多問題也總是「到此為止」的不耐煩。

國民黨還加碼,以大選辯論為話題,再攻蔡英文的「傲慢」,雖然對於選舉結果的影響力恐怕不大,但是,對於蔡英文執政之後的「信任感」,卻已經開始布局摧毀當中‧‧‧

不要小看「印象﹝image﹞」殺傷力,現代社會是「媒體政治」,印象定了調,一輩子就難以翻身。

自從馬英九在國民黨竄起之後,在金溥聰的操盤之下,國民黨就深知「印象殺人」之奧妙。

一九九八年,馬英九挑戰陳水扁,當時,「金馬指揮部」做了各方面民調,施政滿意度高達七成﹝甚至曾達到八成﹞的陳水扁,在市政革新、交通秩序、積極任事、呼應民意‧‧‧幾乎無懈可擊,但是,「鴨霸」此項卻是許多人之印象,「金馬指揮部」緊抓「鴨霸」這一點,把陳水扁的「魄力」硬生生扭轉是「粗暴」。

以牙還牙,到了二○○八年,選情一直拉不起來的民進黨,也以「綠卡」回報馬英九,讓馬英九對台灣和中華民國的「忠誠」開始受到質疑,正因為這種質疑,才會讓馬英九和中國之政策,越來越受到不信任。

如今,身為落後方,而且是落後一大截的泛藍陣營,就算死也要拉蔡英文墊背,最後的反撲也正是以「傲慢」替蔡英文添脂抹粉。

「傲慢」已不可信賴,如果傲慢又空洞,才是更大的驚恐。

這種驚恐已經發酵,七大工商團體發起台灣困境解決辦法之「十問」,雖然說是問三組候選人,誰都知道,他們請教的最主要對象,就是勝算遙遙領先的蔡英文。

經濟、能源、產業、教育‧‧‧說穿了,就是又回到當年蘇貞昌最有智慧的那一問,請問蔡英文「然後呢?」

不要小看「然後呢?」這麼簡單一問,蔡英文獲得「空心菜」之雅號,起源正是蘇貞昌當時的「大哉問」!

那是當蔡英文擊敗蘇貞昌取得民進黨二○一二參選代表權之後,蔡英文會蘇貞昌,卻當著全國觀眾面前,蔡英文的不止是窘態畢露,簡直盡是糗態。蘇貞昌毫不留情地連六問蔡英文:「然後呢?」

然後呢?連續六問!

蔡英文的淺薄、沒有準備與空心大老倌的真面目畢露,從此坐實了她之「空心菜」之雅號。

往善意想,當時蘇貞昌應該不是故意不蔡英文面子,更無心要蔡英文無地自容。他是想要「開示」!

為什麼還是不信賴蔡英文?今年,當蔡英文拜訪蘇貞昌,蘇貞昌一句「勝選很重要,勝任更重要」,點破了許多人對蔡英文將來執政的最大疑慮。

普遍的看法裡,認為蔡英文就算當選了,可能是「下一個馬英九」很快就悽慘悲涼,被人民所嫌棄;甚至,還有人認為蔡英文也可能是「下一個徐耀昌」, 全台灣有七個縣市的負債都已經超過了警戒線,連高雄市和台北市,都已經負債兩千億元以及一千多億元‧‧‧

「台灣債淹腳目」,破產的骨牌,一觸即發!

只有縣市政府嗎?中央政府的財務更淒慘,財政部門口的國債鐘告訴國人,台灣的正是負債已經五兆三千億元,而隱藏性債務還有二十幾兆元‧‧‧

原來,台灣不只是只有一個「苗栗縣的徐耀昌」會因為債務爛攤子焦頭爛額,從總統到地方父母官,各個都可能是下一個「徐耀昌」!

這種危機,目前遙遙領先的蔡英文可要特別當心了,等到二○一六年五二○,若是蔡英文真能從馬英九手中接下總統印信,恐怕才是惡夢的開始‧‧‧

二○一六年五二○,迎接最可能贏得下任總統大位蔡英文的陣仗,絕對不是歡欣鼓舞,而是愁雲慘霧,破敗國家、崩潰財政‧‧‧蔡英文將要哭泣!

如果永遠都只是還要「想想」,只想踩在馬英九的失敗當墊腳石,不願意去多做準備,蔡英文還自稱要替台灣承擔未來,稍有理性的人怎麼可能會相信?

更何況,如果號稱要「溝通」的蔡英文,卻動不動就又「加倍奉還」、「問題不要問」,「傲慢」加「空洞」的印象若成為新的「台灣共識」,蔡英文和民進黨執政之日,恐怕也將如同馬英九一樣,是另一場災難的開始。

報告蔡英文,選舉已經結束了,治理才是人民所需要!

恭請蔡英文解惑:「然後呢?」

恭請蔡英文開示:台灣的明天該怎樣一步步落實前進?」

報告不可侵犯的蔡英文,台灣此時此刻真的不需要再談「該怎麼想?」大家需要的「要怎樣做!」

此時此刻,光「想想」沒有用,反正執政在望,也不會再多幾張選票,更不會減少已經到手的選票!

但是,台大法律系曾有兩位高材生,第一位把法律給玩死,第二位被法律給玩死,第三位呢?如果又是「傲慢」加「想想」,台大法律系,實在沒啥光彩可言了,而台灣人民,也實在再也經不起「想想」的蹉跎和折騰了‧‧‧

(作者黃創夏,曾任 《新新聞》總編輯,現為《媒體野武士》)

創作者介紹

棕 泉 春 光

zunc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