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傑夫哥

2015年 09月 26日  03:54

 
  • ▲由鄭有傑、勒嘎‧舒米共同執導的《太陽的孩子》是一部強大到令人汗顏的回家電影!(圖/翻攝自太陽的孩子臉書,2015.09.26)

    ▲由鄭有傑、勒嘎‧舒米共同執導的《太陽的孩子》是一部強大到令人汗顏的回家電影!(圖/翻攝自太陽的孩子臉書,2015.09.26)

文/柯志遠

跟「回家」有關的故事,總是格外感人肺腑的;然而,對於後山的原民同胞來說,「回到部落」四個字背候的涵義,縈繞緜延,澎湃激蕩,並不是只有「回家」那麼簡單。

去看《太陽的孩子》這部電影之前,我剛結束了花蓮、台東兩趟行程緊密的攝影旅程,途中所見所聞所認知所體會的種種生動畫面,猶歷歷在目,點滴於心;那些家鄉長輩鵠候子弟們從城市「回來部落」的無聲卻殷切的眼神,那些在外地為了現實生活衝刺奔波的年輕人聊起過年過節「回去部落」的熾熱燃燒的眼神,對我,特別有著共鳴。

 

是的,「回部落」,不只是「回家」,那是回到祖靈庇佑的土地,那是回到浩瀚傳承的族人血脈,那是從「漂泊」回到「懷抱」,那是從「卑微」回到「榮光」,就像那生命瀕近終章的爺爺對著稚齡的孫子說:「有一天,你會長大,你會遇到很困難很危險的難題,那時候,你不要怕,你到山上去,山,會保護你。」是的,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這樣的「山」,屹立巍峨,無私保護,看到這一幕,千山萬水走遍如我,那淚水,是止不住潸潸落下的……

《太陽的孩子》,是一個關於城市遊子「回到部落」的故事。

祖先傳承的農地,因為水圳壅塞,乾涸荒蕪了,單親媽媽為了生計,遠赴城市就業,他鄉異地的生存規則仍然是嚴峻的,而老家的父親,卻病倒了……;自然的「荒蕪」,是她背井離鄉的藉口,生命的「荒蕪」,卻成為她無法不回到部落的理由;而最婉轉動人也最發人深省的,也就在他闡釋著:屬於人生希望和未來的「契機」,對於良善和堅持的人來說,對於在對家庭和親人沉重卻甜美的重擔跟前毫不退縮的人們來說,原來,竟一直藏匿在險阻和坎坷的背後……

 

依我個人的情感角度,我並不很想將這個故事歸納成「勵志」或「環保」,或「為原住民的權益發聲」,我個人的解讀,這,是一個單純關於「生命」的故事!
關於生命的源頭與接續……
關於生命的殘酷與華美……
關於生命與其他生命的緊密相依,堅忍扶持……
關於人類生命的源源不絕,川流不息!

「但願太陽底下每一個孩子,都能夠堂堂正正在自己的土地上,不需被任何人驅趕。」電影在行銷定位上,使用了這一句slogan,讓我原先誤以為又是一個「主題批判,凌厲森嚴」的紀錄片,還好,不是;這是一個以戲劇手法,流暢通俗卻充滿人文雋永筆觸的劇本,樸拙無華卻光芒四射的演技,構築出來的震撼電影。

一個電影內在精神的言之有物,並不需要咄咄逼人,《太陽的孩子》選擇了以「劇情片」做為他的敘事型式與風格,意外地,卻成就了更加巨大更深入人心的觀影「後座力」,巨大,來自於共鳴,深入人心,來自於劇情片的「全知觀點」取代了紀錄片的「主觀觀點」後,觀眾可以拉出一個客觀的距離,去聽一個平凡的女子講她渺小但生動的故事,並在那個娓娓講述的情節中,看得全面,理解通透,動容,思索,看到自己。

 

在很多成功的電影裡看到過許多「偉大」的演員,總會讚嘆他:「應該沒有任何角色是演不來的吧?」而《太陽的孩子》,有位陌生的女主角,Ado Kaliting Pacidal(即便到此時,我努力去背,還是記不住她美麗的名字)卻讓你一輩子不可能再忘記她的臉,不可能忘記她瘦弱的振臂疾呼的身影,不可能忘記她矮小卻揮著砍刀和葛藤蔓草搏鬥的背脊,不可能忘記她在夜深人靜時汨汨落下的淚水,以及用手將淚抹去後,更加強韌倔強的眼神……

把一個最真誠的「靈魂情境」、「情感狀態」的演員,精準地,擺在一個最「天人合一」的角色設計裡,是戲劇最優美也最完美的境界,渾然天成,形神兼備,我不確定她爾後的演藝生涯是否會「燦爛輝煌」,但我100%確定,任何一位再優秀再努力的演員擺在這同一個位置,是不可能有人取代得了她,是不可能有人能夠比她來得更教人心折的了。Ado Kaliting Pacidal在《太陽的孩子》裡的演出,飽合,深刻,豐穎,還有著比偉大、精彩還要更難得的,有血有肉的「真實」。

 

水圳,疏通了,水,代表耕耘、生機、人生另一章節的水,湧現了,這個畫面,充斥著象徵的意涵,然而對我來說,那個老父親帶著兒孫在空曠向海的田野中,無言與祖靈對視的畫面,那個父女倆在廢棄山道中,胼手胝足的畫面……對我的啟發、衝擊都更大,一個因為現實處境而揮別家鄉土地的孩子,再次回來正視這片土地,踩在這片土地,放手一搏的,不是田地的起死回生,而是自己如何看待人生的,關鍵抉擇。同一雙眼睛的見山是山,不是山,又是山,一來一去,心,更強更大,更加無懼了,然而,山,始終在那裡,祖靈,始終在那裡。

《太陽的孩子》,不只是一個「回家」的故事,這是一個回到「當初出發的地方」的故事。每個人一生的故事,都有一個最溫暖的起點,那份回憶中的眷戀深情,其實是沒有「局限性」的,可以叫做台東、花蓮,可以叫做台灣,或者地球。因為這份對「源頭」的愛與感恩,我們才會刻骨銘心地記住自己的「位置」,還有其中的「責任」與「價值」。

9/25上映的《太陽的孩子》,明天剛好是中秋節,不論你已經流浪了多久,不論你跋涉過怎樣的春夏秋冬,讓我們一起回家,讓我們一起回到當年那個義無反顧出發的,人生啟程的地方。

 

【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紐約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碩士。涉足娛樂產業二十餘年:電影行銷、頻道經營、新聞採訪、唱片企劃、時尚發行,專業經歷遍及PEOPLE雜誌、春暉電影、滾石唱片、MOD、VOGUE、GQ等公司要職。出版《惡女阿楚》、《一個台客在紐約》等15本著作。Jeff Ko臉書連結點這裡

●NOWnews「今日論壇」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com《今日新聞》立場

創作者介紹

棕 泉 春 光

zunc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