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今天接受本報專訪。
記者侯永全/攝影

甫當選台北市長的柯文哲對於市府運作,腦中已有一幅架構圖像,他上午接受本報記者專訪,順手拿出一張紙,把自己選前出訪日本時,從東京國會議員議事運作學到的,移植到他未來的新市府,他預計增設一個「府會平台會議」,市長和朝野黨團三長每周舉行會議,以便於和議員溝通重要議案。

柯文哲以無黨籍身分當選台北市長,對於外界好奇他在2016年總統大選的選擇,他總是以自己不加入政黨、市府一級主管退出政黨活動來回應,他上午以「非戰區」來詮釋這樣的概念,指這是他個人的政治判斷,他認為台灣要留下淨土。

「我這次選舉最大的遺憾是,從頭到尾沒有走入眷村」,柯文哲解釋為何沒有進去的原因,答案非常簡單:「沒有門路」。競選總幹事姚立明會被視為藍營的叛將,他坦言,這次選舉和藍營的對話很差,選舉過程中有軍警背景的都沒有接觸過,無形的高牆分裂了整個國家,這是滿大的問題需要克服,也思考國家怎麼會分裂成這樣?這需要花多久時間來解決?

選後如何改善互動?柯文哲說,心中要先放下藍綠,這需要時間,猶太人和阿拉伯衝突三百年都沒有解決,他知道藍綠的問題,「做不一定成功,不做一定不會成功」;對於上任前,會不會走入眷村?柯文哲說,順其自然,盡量去做,二二八事件經過七十年了,心理壓力都還沒解除,所以就盡力去做,盡量消除。

有別於小心處理和民進黨的關係,也對民進黨大勝是否和他有關語帶保留,但他和民進黨在今年選舉時提出的區域聯合治理「不謀而合」,柯文哲想在上任後,與新北市、基隆和桃園市一同合作。

柯說,北北基桃加起來大概是一個新加坡的國力,現在國家的界線已模糊了,取而代之是城市之間的競爭,他心中的目標是「八年內贏過新加坡」;他和新北市長朱立倫「關係很好」,他也信任台大教授出身的朱立倫,因為教授不至於胡搞瞎搞,兩人是可以溝通的。

創作者介紹

棕 泉 春 光

zunc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