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4
 

「一代茶聖千利休」(Ask This of Rikyu)是部很美的片子,不管你原先知不知道這個人物,都能很快領略出這位茶師致力的是某種精神卓絕之道,而大和魂凡事做到極致的榜樣,其實很值得只是表淺哈日族深思。

人家日本能做出舉世覺得「可愛」的東西,背後可是民族文化中有櫻花的淒美與武士刀的壯烈在支撐。

儘管談精神,但視覺所見絕不馬虎,本片的美術、服裝、造型都值一提,男主角利休(市川海老藏飾演)幾個階段的姿容變化極有說服力,只有倒敘年輕時代的扮相舉止稍嫌反差過大(是否同一人飾演啊?),但可能也就是要凸顯他椎心之痛後的徹底改變吧。

對於利休周邊人物描述不大清晰,但身處官場的微妙態勢有做出來,身為藝術家,在統治者眼中不過只是高級奴僕與展示工具,但他仍一意追求美、品嘗美、創造美,而讓時代傾倒,著實厲害。

當然,厲害的絕對不只是造美的大師,也包括十六世紀日本賞美的大眾。否則,空有你幽蘭吐氣,卻無知音路過,只能可惜。

片尾讓我驚豔的還有,男主角與高麗女孩在木屋竟以毛筆書寫標準繁體中文,並引白居易詩「放言五首」其中「槿花一日自為榮」、「何須戀世常憂死」兩句:

泰山不要欺毫末,顏子無心羨老彭。
松樹千年終是朽,槿花一日自為榮。
何須戀世常憂死,亦莫嫌身漫厭生。
生去死來都是幻,幻人哀樂繫何情。

為唐宋文化光耀當年日韓文化圈為榮,但也湧出深深的慚愧。

 

 

陳樂融自選輯

創作者介紹

棕 泉 春 光

zunc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