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2
 

罵馬英九、龍應台、吳育昇這些人很容易,混在人群中或網路上罵看不見摸不著的名人(甚至所謂「體制」),也很容易。但你敢不敢、會不會、願不願在生活中,面對面與真人決戰?

捷運電扶梯上前面有人擋住左側通行時,跟他說請他往前走,左邊不能站立,很難嗎?我看到很多人就是開不了這口。若是在我面前的擋住路,我絕對會客氣但堅定的跟他講,但若隔上兩三個,就不方便了。

在演唱會上有人拿著單眼相機,每首歌都喀擦喀擦拍、不拍的時候還錄影,先不論主辦單位應該出來主張自己權益,至少那持續的聲響、動作,已對四周觀眾構成影響,跟他說你可以不要拍了嗎、你拍夠了吧、那聲音妨礙到大家欣賞,很難嗎?我幾乎沒看過有人會說。而我已經至少講過兩三次。

我很雄壯嗎?我練過武功嗎?這不需要集結眾人上街頭,只問問你自己還有沒有那一點點的火種、一點點的guts。

別再隨便批評不跟你採取同一行動的人就是「政治冷漠」,光現實生活中這一點點公民的義憤都發揮不出來,都執行不了,拿不出合乎禮貌、分寸的勇氣,別跟我說你有多大搞革命的本領。

正如老友阿杜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真要愛台灣的年輕人請先去當兵。義務役能躲就躲,募兵制乏人問津,想爭取自由民主國家主權,卻沒人要成為國家武力,這算不算另一種書空咄咄?

今晚聽齊豫紀念李泰祥演唱會,多麼高雅的音樂內容,多麼虔誠中帶著感恩的氣氛,前幾排肯定不便宜的票區,卻又遇上一個中年男人,都白髮蒼蒼了還不懂規距。這是因為TICC才這麼有恃無恐嗎?你去看國家劇院或音樂廳,敢如此公然拍照錄影?我忍了一小時候終於橫過同伴的位子去拍這人肩膀制止他。

齊豫是美聲天后,是歌唱家,不是公園裡知道自己要來擺姿勢的攝影女模。甚麼場合做甚麼事做到哪種分寸,即便活到這麼大了很多人未必懂。

但更可悲的是,在我橫過幾個位子去糾正這人時,我餘光掃到前後左右的中老年觀眾,沒一個流露出幫腔或同意的表情,大家繼續裝瞎裝聾眼睛直直盯著台上,好像那人對他們不構成影響。

這社會有很多人火氣過了頭被視為「暴民」,更多人卻是孬種虛偽客套忍耐事不關己我絕不操心事關己了我也儘量眼不見為淨成了「順民」,或者,說難聽點,在裝成熟高尚穩重的背後,卻是懦弱受控制活該倒楣被欺負的「賤民」?

 

 

http://fc.ktchiu.com/?p=4637陳樂融自選輯

創作者介紹

棕 泉 春 光

zunc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