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09
 

【關於遊行】

民主政治裡,有上街抗議的集會自由,也有不上街的自由。

改革,有人從議會,有人從政府,有人從學院,有人從輿論,有人從書房,有人從荒野,有人從街頭。有人從看不到的地方,有人從人多的地方。

我天生對大型群眾活動與集體生活冷感,對學校、軍隊、政府、大企業、宗教團體等超過100人的科層組織保持戒懼。

【關於核能】

人類已經製造出太多超出人類控制範圍的東西,有人說核能只是又一個「必要之惡」,我建議:都到了21世紀,人類可以把某些思維,留在上個世紀。

地球和使用地球的生物,不會也不該只有一條生存與發展的路走,那是謊言,是惰性。

嚴肅地說,無法處理其副作用和後遺症的能源,本來就不該被當成主要選項加以實踐利用。如果人類在地球上找不出更安全、合適的能源,代表人類不配使用那麼多電力,也無法負荷得了需要那麼多動力才能支撐的生存系統

【關於反核】

反核,不該只是反核四,也該反核一二三,自認為反核而單反核四,不監督核一二三的末日條款,沒有道理。

真正的反核,也不該只反台灣的核電廠,儘管未必能管到別人境內的核電政策,至少信念應前後一致。

【關於核四】

很多人不反核一二三,認為過去的核一二三「也沒出什麼大問題」(很多反核人士顯然不同意),只反拖拖拉拉如無底錢坑創世界紀錄的核四。我反核四,不止對它的設計、施工、品管嚴重信心不足,也因為台灣時移勢遷,世界也時移勢遷。如果當初蔣經國時代就蓋好了,那也就是如核一二三的既成事實,需要時間與對策去改變。既然核四還沒蓋完,當然可以停止。

我也認為核四已投入全民這麼多金錢和時間可惜,但我更相信有時候「認賠殺出」是真理。

【關於台電】

從種種已暴露的問題,我不信任台電擔任核四的業主,也對它管理核一二三感到恐懼。本來台灣未必一定有如今的反核能量(想想當年我們對林義雄的環島身影何等冷漠?),台電也曾有機會用實績證明它有能力駕馭核電這頭怪獸(包括核廢料),但很可惜自己砸了招牌,現在想證明什麼都已太遲。

同樣的,政府也已經失去太多公信力,台電管不好核電廠,我也不相信哪個政黨上台能管理好台電這頭巨獸,而不受其「專業傲慢」的制約。

【關於核四公投】

核四存廢不該只有公投一條路,重大公共建設的成敗,執政團隊無法透過公投而迴避責任。

我也會期待馬英九總統宣布核四停建,承擔最大政治責任(以及在另一方面可能的道德光環與歷史定位),但目前看來不可能。政府(及國民黨主體)站在了續建並運轉的正方,卻要由黨籍立委提出停建公投案,看似保持「中立」,但在位者從沒有權力只當「莊家」,那不叫尊重民意,而可視為代議政治下的卸責。

透過核四公投的籌備與攻防,若能促成選罷法與公投法的改良(如不在籍投票的施行),算是這次一個好的副作用。

【關於替代能源】

我知道沒有任何易行之事,沒有絕對乾淨的能源,沒有對環境不會產生破壞的現代能源取得方式,知道回歸傳統發電會影響碳排放,但在核災潛在風險和核污、核廢料非常具體的威脅下,我願意「兩害相權取其輕」。

我知道台灣嚴重缺乏能源,但以目前地球礦藏的蘊含量,和人類無止盡發展物質生活的能源使用量,全世界多數國家不都感到能源匱乏?全世界必須正視這種匱乏。就好像一個沒錢的人或家庭,無法清白、健康地賺安心的錢,就只能節流,只能削減羨慕別人家生活方式的渴望,從頭改變消費、經營與生產模式。這不是「威脅恐嚇」,是「由奢反儉、量入為出」的現實,是古老的智慧。

【關於非核家園】

「非核家園」可以先提出口號,描繪願景,可以唱歌跳舞演行動劇賣周邊商品,但繼之必須有嚴肅的綱領、策略、施行步驟,否則只是海市蜃樓,另一則看來美麗、聽來時髦的「生態謊言」。

「非核家園」所需動員的思想與心理能量,不亞於一場革命。在科技與發展至上的世界,「非核」根本就是一次革命。

「非核家園」的具體內涵需包括能源、國防、經濟、環境、教育、文化、運輸與生活方式的改變,這才是21世紀任何國家或地區若真相信「永續」概念下的「社會總和設計」。難度如此之高,只有拉高調子,從政府、政黨、學界、企業、民間集思廣益,真正達成大是大非充分溝通後之「社會契約」,每個反核者、非核者,在表明「反對」之餘,同時承擔相應的義務和轉變,才算成熟的公民自覺,才可能讓一場革命看到曙光。

台灣,距離這個隧道盡頭的光,非常遙遠。

【關於政黨】

我對台灣兩個主要政黨到目前的表現都很失望。接下來時日還長,爭戰不止,全民可持續做出評判。

【關於我的理念及但書】

這是到2013.03.09為止個人的一點思考,未必能影響大局,唯求對自己交代。在這關鍵的一年,我也曾認真以對。

日後若因不斷學習或有更多事實揭露,而產生變動,亦將公布。

 

 

陳樂融自選輯

創作者介紹

棕 光

zunc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