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0
 

「大開放、大身手、大舞臺、大希望,這就是我們對青年的大承諾。」

這幾個「大」話出自馬英九總統中華民國102年雙十國慶文告。

也許,他(和執筆的文膽)不知道這幾個「大」,聽來充滿諷刺?

常在想:也許我們不能從政,因為我們沒辦法不聽到別人的聲音。

不管那些人的訴求是否偏頗、不管他們的苦衷是否誇大、不管他們自身的義務是否已善盡─任何正常人、正常地暴露在傳統媒體與網路下的現代人,都會感覺到好一段時間來,這社會在哀號、撕裂、抗議與圍剿。

也許這些哀嚎的人都太弱了吧?

也許上街頭抗議的人都太閒了吧?

也許這些圍剿的人都太不懂高官的苦心吧?

是嗎?

但,如果你領導的是這樣一群國民,如果曾經選你、期待你、支持你的,都陷入這般的「歇斯底里」──就算我們都無事生非、歇斯底里吧!──難道主政者,真可以充耳不聞?

當人民恐懼某些事情發生,不是叫他們不要恐懼就好。

當人們期盼某些改革發生,不是叫他們看看你另外做的事情就好。

當人們憤怒,你縱然知道憤怒不是解決之道,但也無法逼迫他們微笑。

當人們聽不下政府編織的大話,你不能說他們聾了,而應該檢討:為什麼我們雙方的認知差距這麼大?我們到底是不是在同一條船上?還是,有權有勢有錢者,在自己另一條船上?

為什麼,在你們覺得創造了海峽最大的和平之際,就算不是綠營的鐵票,也開始充滿狐疑顧慮不平?

就算這群國民都瘋了似地膽小、退化、弱智,配不上執政者規畫的「大開放、大身手、大舞臺、大希望、大承諾」,他們還是這個國家的國民、還是這塊土地的孩子。

如果政敵之間都能和解(縱然只是表面),政府與人民間,需要什麼樣大工程的和解?

也許領導者心底抱怨人民素質太差、太多慾望、太沒理性、太難溝通,但無可迴避的是:你們從他們的選票一一登上高位,你們最沒有權利說不愛他們。

就算我們的民主千瘡百孔,但只要這制度還在一天,政治人物與民眾總有基本原則要守。

不只總統、院長、部長、縣市長,各級立法司法監察考試單位,這國家,真的沒有多少時間了。

 

 

http://fc.ktchiu.com/?p=4158陳樂融自選輯

創作者介紹

棕 泉 春 光

zunc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